第1674章 壽宴上的沖突(下)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馮笑笑僅僅是一個黃階高手,而天丹門這個使者是地階中期高手,雖說主修是煉丹吧,但是一個地階高手,連黃階初期高手都打不過,那還不如死了算了。

    所以,天丹門使者就炸毛了,身形一動,伸手就像馮笑笑抓去,想要給她個教訓!

    “笑笑小心!”林逸這邊準備的能量球是給唐老爺子留著的,哪里會想到天丹門那傻鳥先出手了,林逸沒招了,將能量球抓在手中,就想炸向天丹門的使者!

    但是,林逸卻又不想過早的暴露自己的底牌,目前,這能量炸彈的原理只有天階小妞兒知道,所以林逸可以用來對付唐老爺子,但是底牌之所以稱為底牌,也是因為是不被別人知曉的,所以才叫底牌,如果被別人都知道了,那還算什么底牌了?

    “烈焰怒火!”天丹門使者使用的武技是與丹火有關的武技,這也是天丹門中大多數煉丹師所**的武技,以丹火作為攻擊武器和武技,這樣一來不用再費力**其他的武技!

    烈焰怒火是煉丹師的初級武技,是通過真氣催動身體里的丹火來達到傷敵的目的,但是這種招數的強弱和煉丹師的級別以及**的丹火屬性有關,而這烈焰怒火,完全就是火系丹火最基礎的武技,傷害力并不強,但是怎么說都是地階的武技,想要傷害馮笑笑一個黃階初期的高手,是輕而易舉的事情!

    不過,還沒有等林逸出手,冰糖先動手了!她身為天階高手,怎么可能眼看著一個地階高手對自己的師妹出手而不察覺?

    “怎么?你想動手不成?”冰糖輕描淡寫的揮了揮手,那火龍般的烈焰就立刻凍成了冰塊掉在了地上,摔得粉碎!因為那烈火是在一瞬間被凍上的,所以被封在冰中,就好像冰燈一樣在人們的視線中留了一個殘影,火焰才熄滅。

    “哼!”看到冰糖出手了,那天丹門使者自知討不到好處,只能恨恨的道:“我只是警告她一下而已,不要胡亂插手別人家的事情!”

    說完,那天丹門使者好像故意要找茬一樣,一躍上了高臺,然后對唐老大道:“今天,我天丹門在此做個證婚人,唐老大的女兒就嫁給右家的右盤虎了!如果有人不同意,那就是與我天丹門過不去!”

    天丹門這次來的目的就是給隱藏右家撐腰的,如果這時候要示弱了,那不僅僅是天丹門沒有了面子,那隱藏右家以后還能像狗一樣的跟在天丹門身后幫忙了么?

    “我請問一下,那個什么唐老大有幾個女兒?”林逸卻突然插嘴問道。

    “當然只有一個,那就是剛剛失而復得的唐韻!”天丹門的使者說道,無比挑釁的看著林逸,他連連在冰糖那里吃虧,于是就想在林逸這里找回場子來:“小子,最好識相點兒,想清楚你的身份,你不過是冰宮宮主師妹的男朋友,她們冰宮,我們天丹門都未必放在眼里,別說你這么一個不搭邊的親戚了!我可是一名煉丹師,莫要為你自己找麻煩!”

    天丹門使者這話說的很裝逼,但是事實還真是如此,以天丹門的地位根本不用懼怕冰宮什么,這也是當初天丹門的少門主敢直接讓冰糖做小妾的原因!

    正是因為煉丹師的身份無比尊崇,所以才使得天丹門有傲然的資本!

    “哦,你說完了沒有?”林逸問道。

    “說完了,不過小子……”天丹門使者這個“不過”還沒說完,就被林逸給打斷了!

    “既然說完了,那就去你媽的!”林逸一個真氣炸彈直接丟了過去,炸向了天丹門的使者,只不過這真氣炸彈的周身,包含著一層水系丹火,看起來就像是剛剛天丹門使者使用的那一招“烈焰怒火”的煉丹師獨有的武技一樣,只不過林逸將火系丹火換成了比較少見的水系丹火!

    這丹火不過是掩飾,真正有威力的是林逸打出去的能量炸彈!只不過時間尚短,林逸凝練出的能量有限,不能給這天丹門的使者造成太大傷害了!

    但是林逸也沒有想當場擊殺這天丹門使者的意思,林逸也不是傻子,天階小妞兒都不敢直接當場將其擊殺,以林逸的背景,將這天丹門使者給殺了,那不是找死么?

    不過殺不死,教訓一下卻是必須的,而林逸使用了一招似是而非的“烈焰怒火”,也是在為自己的“身世”造勢!現在江湖上已經傳出了好多種林逸身后有龐大勢力的版本,說林逸是某個大世家或者大門派培養出來歷練的子弟……

    只不過,是不是這樣,林逸心里最清楚,林逸完全是草根的出身,身后哪有什么大勢力大背景?所以林逸的手段花樣越多,越是會讓這些上古門派和隱藏世家忌憚,這也給了林逸喘息的時間,等他們真正緩過勁兒來的時候,林逸已經做好了準備了。

    “轟!”天丹門使者被林逸打的倒飛了出去,摔在地上,猛然吐了一口鮮血,而他上身的衣物,也全都被林逸的丹火給燒光了,赤裸著焦黑的上身,樣子有些狼狽!

    當然這不過是看起來狼狽而已,實際上,他并沒有受到太重的傷勢!這就是林逸拿捏的恰到好處了!

    和天丹門、隱藏右家、隱藏唐家的梁子已經結下了,雙方雖然勢不兩立,但是天丹門因為林逸身后有冰宮勢力這一層關系,也不會貿然出手!

    林逸也看的出來,以天丹門現在的實力,是不足以吞掉冰宮的,所以林逸只要不殺掉這個天丹門的使者,相信天丹門就不可能暴怒的來找林逸麻煩!

    而現在,反正梁子已經結下了,林逸當然要教訓一下這天丹門的使者了!

    “煉丹師煉丹師的,好像誰不是似的?”林逸撇了撇嘴,道:“先對我小老婆動手,再在我大老婆面前指指點點,你真以為你是什么東西?不過是一個天丹門的使者,你還以為是天丹門的少門主了?”
上一章 返回目錄

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。

?

本站小說為轉載作品,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,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。

Copyright © 2012-2013 77小說網 版權所有

街机千炮捕鱼内购破解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