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626章 多來幾瓶

    第0626章多來幾瓶

    “呵呵,零九年的拉菲,和八二年的拉菲味道差不多,所以也是市場上最暢銷的拉菲年份之一,價格公道,味道又純正!”蘇臺早也是在一旁補充道。

    “喔,看來建文哥哥還不錯,請我們喝的還是世界名酒!”陳雨舒點了點頭,高興的對楚夢瑤說道:“對吧,瑤瑤姐?”

    安建文一聽陳雨舒的話,心里這個爽啊!心說,陳雨舒啊陳雨舒,你這么多年來,就沒給哥辦過一件兒好事兒,現在終于說了一句公道話了,太給力了!

    “呵呵,這不算什么的,只要瑤瑤和小舒開心,幾瓶酒算什么?”安建文擺了擺手,淡淡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是喔,不過那個八二年的拉菲是什么味道?瑤瑤姐,你想喝么?”陳雨舒目光一轉,看向楚夢瑤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楚夢瑤本來有些悲傷的心情,被陳雨舒弄得有些想笑,繞來繞去,原來這妞兒是這個目的,想要再弄個八二年的拉菲嘗嘗!

    安建文面色一滯,他沒想到陳雨舒會這么說,這不是坑爹呢么?八二年的?那一瓶酒市價可是被炒到了十五萬元以上啊,而在這星光璀璨大酒店里,更是被賣到了三十萬的天價,安建文一陣的腎疼。

    “建文哥哥,瑤瑤姐也想喝八二年的拉菲呢,我們都沒有嘗過,你叫幾瓶來怎么樣喔?”陳雨舒用這招已經宰了鐘品亮無數次了,簡直是信手捏來。

    幾瓶?偶的腎呀!安建文差點兒沒當場嚇暈死過去!三十萬一瓶,一瓶差不多等于一個腎了,有的腎還買不上這個價格呢!陳小妞真當自己是大富豪么?自己賺錢容易么?

    警方步步緊逼,他的生意量驟減,沒有辦法都把腎源打到郊區的農村了,一個禮拜也割不到一兩個腎,這吃一頓飯,就吃進去好幾個腎?

    他氣得只想罵娘,狠狠的瞪了蘇臺早一眼,你他姥姥的嘴賤吧?不說話別人能把你當啞巴了?你不說八二年的拉菲,陳雨舒上哪兒知道什么八二年的拉菲去?

    不過他還不能當場發怒,那就顯得他太沒有氣度了,還怎么去追求楚夢瑤了?尤其陳雨舒也說過了,楚夢瑤也想喝,他怎么好拒絕呢?

    “服務生,來兩瓶八二年的拉菲!”安建文忍著心痛,叫了兩瓶酒。

    “兩瓶不太夠吧?我和瑤瑤姐一人一瓶,你們喝什么?”陳雨舒一句話就將兩瓶八二年的拉菲給獨霸了。

    “夠了……我們不喝那個,以前我們經常喝的,你們兩個嘗嘗就行了……”安建文想哭啊,兩瓶還不夠?你想讓我也去賣腎啊?

    安家雖然有錢,但是兄弟兩個各管一攤,每個月除了上交家里和火狼幫的錢,剩下的還真不多了,本來幾萬塊的一頓飯,變成了幾十萬,這讓安建文一下子就元氣大傷。

    陳宇天也是暗道,自己這個妹妹還是一樣的狠啊!也真不是一般人能夠承受得了的!只是奇怪的是,他怎么會成了楚夢瑤和妹妹的跟班了?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兒?

    以他的實力,保護什么大人物的資格都夠了,居然來保護兩個小女孩兒?但是之前林逸顯然是不讓他繼續說出身份的,所以陳宇天也不敢貿然的詢問!

    但是,這一切都阻止不了陳宇天心中的那一份狂熱,對于林逸的崇拜!可以說,如果不是林逸,也就沒有自己今天的實力!

    兩瓶八二年的拉菲被擺上了桌,林逸隨意的看了一眼封口處和標簽,應該是真品無疑了。雖然市面上有很多假冒的八二年拉菲,但是以星光璀璨大酒店的規格和實力,應該是不會出售假貨的,畢竟他出售真貨的價格也不便宜,是正常渠道的一到兩倍。

    “瑤瑤姐,我們先喝一瓶吧,剩下的一瓶帶回去喝好不好?”陳雨舒覺得,在這里喝,還不如拿回家呢,讓箭牌哥炒兩個菜,三人一起吃燭光晚餐,那多浪漫啊!

    “隨便你。”楚夢瑤喝什么其實都是一樣的,她就是想宣泄,想要借酒澆愁,讓心中的悲傷隨著酒意一起消散掉。

    安建文聽了陳雨舒的話差點兒沒從椅子上跳起來的,你要帶回去?你怎么不早說?那何必還在酒店買了,明天去商店買一瓶,還能便宜十五萬,半個腎啊!

    但是這話安建文又不能說,因為說了更加丟面子,所以只能忍著了。

    想到今天的主要任務是讓大家都喝醉,然后借機表白,安建文也只能將別的心思放在了一旁,如果今天真的表白成功,那么這幾十萬也是不白花的!

    于是安建文不停勸酒的同時,自己也喝了起來,為了逼真,他也沒有刻意的控制自己的酒量,反正他的酒量不錯,紅酒又喝不太醉。

    看著蘇臺早以各種理由提杯敬酒,安建文心里的怒意稍減,這家伙還算醒目,知道幫著自己勸酒!

    陳宇天今天是很拘束的,因為林逸在,他一點兒也放不開,眼睛的余光不時的看向林逸,卻看到林逸一如既往的淡定,坐在那里,目不斜視,也不說話。

    但是陳宇天還是感覺到有一種無形的壓力讓他喘不過起來。不過安建文和蘇臺早因為好久沒有見過陳宇天了,所以此刻也沒覺得有什么奇怪,還以為是他當兵后改變了性格,變得沉穩了。

    安建文的主要目的也是為了請楚夢瑤,隨后進行酒后表白,所以陳宇天什么樣,和他也沒什么關系,不過是個張羅酒宴的由頭而已,松山四少,再也不是昔日的松山四少,他們的關系,也沒有想象中那么親密。

    一陣電話鈴聲響起,安建文皺了皺眉,拿出了手機來,看了一眼來電顯示,發現是自己的手下紋身男打來的。

    猶豫了一下,還是接起了電話:“什么事情?我正在吃飯。”

    “文哥,最近的風聲很緊啊,好像又開始動真格的了,嘎牙子村附近都是警車,我們現在也沒辦法下手啊!”紋身男有些郁悶的請示道。RO
上一章 返回目錄

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。

?

本站小說為轉載作品,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,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。

Copyright © 2012-2013 77小說網 版權所有

街机千炮捕鱼内购破解版 大地棋牌个人登录中心 25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辉煌棋牌客服 股市行情分析软件易看盘 三分彩全国开奖统一吗 极速赛车走势技巧 福彩开奖双色球开奖 浙江6十1怎么算中奖 15选5今天开奖号 类似pc蛋蛋的 长沙麻将技巧大全图解 全民欢乐捕鱼人赢话费 乐乐安徽安庆麻将群 彩库宝典安卓版下载安装 黑龙江福彩22选5走势图 双色球对望码算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