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566章 達成交易

    第0566章達成jiā易

    “啊啊啊啊!瑤瑤姐,箭牌哥太給力了,鐘品亮的腎臟居然被割掉了!”陳雨舒沒想到林逸這么狠,居然將鐘品亮的腎臟割掉了一只。

    “不是他做的吧?他應該不會做這種事情吧?”楚夢瑤有些疑畢竟這也太狠毒了,她潛意識里覺得林逸不是這么狠毒的人。

    “嘿嘿嘿嘿。管他是不是的,反正鐘品亮這回完蛋了,肯定不會再ā擾瑤瑤姐了!”陳雨舒卻是不在意,在她看來,林逸對敵人就應該給力一些,才能將那些敵人徹底的趕走。

    “這也未必,聽說少個腎,死不了吧?”楚夢瑤皺了皺眉。

    “這個我也不知道喔,不過我看網上說,少一個腎就不能了,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?”陳雨舒眨了眨眼睛,壞笑道。

    舒,不許說這么-情的詞語!”楚夢瑤臉-一紅,教訓道。

    “沒有喔,我只是說一個事實嘛!又不是我說的,是網上說的。”陳雨舒委屈道。

    “反正以后不準說,nv孩子這么-情,以后嫁不出去了!”楚夢瑤嚴厲道。

    “喔,反正有瑤瑤姐兜著,買一送一嘛情點兒也有人要。”陳雨舒不在乎:“不是說,男人都喜歡么?”

    楚夢瑤不理她了。

    “鐘品亮同學目前已經脫離了危險期,正在醫院接受治療!我想組織同學們去醫院看望一下鐘品亮同學,大家自愿參加,不想去的可以在教室里上自習!”劉老師繼續說道:“我已經聯系好了客車,馬上就到了。想去的同學,現在準備一下和我一起下樓去。”

    要說鐘品亮的人緣其實并不怎么樣,在班級里屬于壞學生一列,很多認真學習的同學都對他不屑一顧。不過上次鐘品亮組織大家去海邊玩兒,這也讓他的人緣好了不少,大家受了他的恩惠,此刻他出了事情,也不好不去看望。

    所以,大家都紛紛放下了手中的書本,起身下了樓去……

    鐘發白走了以后,李呲uā沉了片刻就撥通了安建文的電話。

    “安少,您認識鐘發白么?”李呲uā問道。

    “鐘發白?不認識,打麻將的?”安建文剛解決了情敵一枚,此刻正在酒店里慶祝。

    “不是,是個人物,在松山市也有些能量,他兒子叫鐘品亮……”李呲uā說道。

    “鐘品亮?”李呲uā沒有說完,就被安建文給打斷了:“呲uā哥,你不是來興師問罪的吧?不過我可以告訴你,鐘品亮的腎是我割掉的。”

    安建文的語氣倒是讓李呲uā一愣,看樣子這鐘品亮和安建文的仇恨ǐng深啊?

    “安少,我不是這個意思。”李呲uā自然也不愿意得罪安建文:“安少,不過這個鐘發白剛才找到了我,想要給他兒子討個說法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,那呲uā哥是什么意思呢?”安建文淡淡的問道。

    “我倒是沒什么,只是這個鐘發白現在也是給兵少做事,所以出了這種事情,兵少總要過問的……”李呲uā也有些為難,安建文他不愿得罪,畢竟安家背后可是火狼幫!但是鐘發白的事情,又不能不給個jiā代。

    “哦,那就讓兵少找我好了,我正好想要見一見兵少呢。”安建文滿不在乎的說道。割了也就割了,就算是兵少的一條狗,那他也做了!能怎么樣?兵少還能因此與安家結仇?

    要知道,火狼幫的勢力并不比兵少背后那個人物的家族要弱!真要對上了,誰輸誰贏都不好說。

    “安少,您誤會了!”李呲uā心中郁悶,這叫什么事兒啊,這鐘品亮也不知道怎么惹到安建文了,自己倒是充當起和事佬。可是這中間也不好調解,自己和安建文合作的很好,沒有必要因為一個鐘品亮而破壞了彼此的關系,只得道:“安少你和鐘品亮之間,到底有什么仇恨?非要這么做呢?”

    “這個倒是也不怕告訴你,”安建文本來也沒有打算隱瞞,將從林逸那里聽到的錄音說給了李呲uā:“他綁架我青梅竹馬,我能放過他?”

    “這倒是,這鐘品亮也是做的過火了。”李呲uā嘆了口氣,如果真的如安建文所說的,那他教訓鐘品亮倒是也不為過,只是現在矛盾已經產生了,就不好調和了:“總要給鐘發白一個jiā代,我看不如把林逸jiā出去吧!這iǎ子明顯就是挑撥你,利用你的手除掉鐘品亮!他是楚夢瑤的保鏢,自然不允許鐘品亮這個炸彈在楚夢瑤身邊。”

    “這個我知道,不過林逸是我的線人啊,這么jiā出去了,不好吧?”安建文淡淡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我們的生意,我再讓出一成,你給鐘發白一個jiā代?”李呲uā咬了咬牙,這鐘發白現在還真有用處,暫時不能冷落了他,所以李呲uā只有出此下策。

    “成jiā,讓鐘發白給我打電話吧。”安建文心中暗笑,林逸死不死和他有個關系?不過是拿捏一下李呲uā而已,知道林逸只是個保鏢以后,安建文就沒有真正將林逸放在過眼中,不過是想利用他探聽一些楚夢瑤的消息罷了。

    沒過多久,鐘發白的電話就打了過來,開見山的質問道:“安少,不知道iǎ兒如何得罪了你?你出此狠手?”

    看樣子李呲uā并沒有多說,只是告訴了鐘發白,事情是安建文做的,具體什么原因,讓他自己去問。而鐘發白自然也聽說過安建文的大名,曾經的松山四少之一,現在是安家在松山市的話事人,背后站著火狼幫。

    所以鐘發白沒敢大呼iǎ叫,而是忍著怒氣詢問著安建文動手的緣由。

    安建文已經和李呲uā達成了jiā易,此刻自然也沒有不耐煩,而是將他之所以對鐘品亮動手的理由說了一遍!安建文是何許人也?松山四少之一,何等有頭有臉的人物?比他鐘發白的名聲要響亮許多!

    所以,安建文這么一說,鐘發白還真沒有了脾氣,自己的兒子綁架了人家的青梅竹馬,還說了那么多的狠話,這換誰誰都會生氣的,何況是松山四少?RA
上一章 返回目錄

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。

?

本站小說為轉載作品,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,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。

Copyright © 2012-2013 77小說網 版權所有

街机千炮捕鱼内购破解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