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560章 康曉波家的麻煩

    第0560章康曉波家的麻煩

    “呲花哥,兵少在不在?”鐘發白見到李呲花對自己如此熱情,心中一寬,看來自己的事情,還是有希望的。

    “兵少昨晚和三個妞兒大戰到半夜,還沒有起來。”李呲花隨意的說道。這鐘發白現在也算是自己人了,所以李呲花也不避諱什么。

    “嘿嘿,兵少可真是牛!這戰斗力,咱是望塵莫及啊!”鐘發白伸出了大拇指,不露聲色的恭維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,兵少是什么人。”李呲花淡淡一笑:“鐘老弟,你有事兒找兵少?”

    “我的事情,就不麻煩兵少了,有呲花哥給我做主就足夠了!”鐘發白拍了一個馬屁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情,說來聽聽。”李呲花倒是沒有因為鐘發白的馬屁而得意忘形,而是直接問道。

    “呲花哥,這一次,我可是讓楚鵬展欺負到腦袋上了,你可要給我做主啊!”鐘發白坐在了李呲花對面的啥發生,聲色俱厲的說道:“我現在好歹也算是兵少的人了,俗話說的好,打狗還得看主人呢,他做的實在是太過分了!”

    “哦?楚鵬展怎么了?”李呲花淡淡的問道。

    “小兒鐘品亮,不過是追求他女兒楚夢瑤,可是卻被他抓去割掉了一個腎!這楚鵬展這么做,也太絕了吧?他是絲毫沒有將呲花哥和兵少放在眼里啊!”鐘發白十分憤慨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等等,你說什么?割掉一個腎?”李呲花一愣。這要是別的事兒,說是楚鵬展做的,還有可能,但是割掉一個腎,這也有點兒太玄乎了吧?而且,鐘發白一提到割腎,李呲花是想到了另外一個人:“你確定是楚鵬展做的?”

    “這個……雖然還沒有證據,不過肯定是了!”鐘發白哭訴道:“小兒說了,那個割他腎的人,警告他道,讓他以后離楚鵬展遠點兒,否則就要了他的命!這肯定是楚鵬展做的無疑了!”

    “這樣啊……”李呲花點了點頭:“那行,你先回去吧,這事兒等兵少醒了,我再和兵少商量一下,看看怎么辦。”

    李呲花是個圓滑的人,自然不會直接給鐘發白許諾什么,即使鐘發白現在也算是自己人。

    “呲花哥,您不能不管啊,這次是楚鵬展欺人太甚了!”鐘發白見到李呲花的態度不冷不熱,也沒有表態是管還是不管,他心里著急。要是李呲花不管,他自己去和楚鵬展硬碰硬,肯定不是對手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如果這事兒真是楚鵬展指使的,兵少肯定會給你做主的。”李呲花淡淡的說道,不過言外之意卻是,要是和楚鵬展沒關系,那就沒辦法了。兵少垂涎楚鵬展的家產已經很久了,就算沒有鐘發白這一茬,兵少也是要對付楚鵬展的,所以這時候不如送個順水人情。

    “好的,那我回去就等著兵少和呲花哥的好消息了!”鐘發白知道此刻說什么也沒用,一切還得等兵少醒過來再說。

    康曉波家里最近發生了一件大事,家里的茶館,有人來了。

    康曉波本來想找林逸的,但是林逸去了燕京,也不知道回沒回來,康曉波也不好去打攪林逸,只能硬著頭皮自己應付了。

    康父是個知識分子,一直老老實實的做生意,生意也算是不錯。所以康曉波家里就算不是什么大富之家,也是小康水平。可是這一切的平靜卻是被打破了。

    自從一個月前康曉波家的茶樓對面開了另一家茶樓休閑會所開始,康家的茶樓就沒有安寧過。

    康家的茶樓開了多年,在這一片算是老牌子,所以來的人不少,而那家新茶樓的客人自然沒有康曉波家多了,那茶樓老板張八級就動了點兒歪心思,找來了道上的混混,成天去騷擾康家的茶樓,讓茶樓的生意做不下去。

    雖然康家的茶樓是老牌子,但是也架不住每天一群紅毛綠毛黃毛的在茶樓里面叫來叫去的。茶樓本是清雅的地方,去的多數是情侶和生意人,這些混混在里面打牌賭博,誰能受得了?

    但是偏偏的,這些混混雖然在茶樓里叫囂,卻也不干別的,康父就是想報警,也拿人家沒辦法!人家是客人,來這里也是來喝茶的,只不過是一壺茶喝一天!

    而打牌,茶樓里本來也提供免費的棋牌服務,只是這些人的玩兒的太激烈,聲音大了一些而已!說白了,人家是消費者,你別管人家怎么做,人家是花錢來消費的。

    所以康父明知道是得罪了人,但是卻一點兒脾氣也沒有,看著茶樓的效益每況日下,康父也是沒有辦法,這些小混混喝茶的錢,都不夠每日的開銷。

    撐了一個月,康父實在是有點兒撐不下去了,想要改變一下現狀,不想對方卻是找上了門來。不過張八級卻不是一個人來的,和他一起來的是一個在松山市有頭有臉的大人物!

    康父也聽說過這個大人物的名頭,見他和張八級一起來的,就知道自己茶樓之前的事情是怎么回事兒了。

    “康總,咱倆是同行,雖然沒見過面,不過久仰大名了!”張八級一進來,就很熱情的和康父打著招呼:“來,給你介紹一位朋友,這位是天迪娛樂公司的鄒總,這位是他的大兒子鄒若光,是咱們北區道上的這個,以后康總有麻煩,可以找他!都是鐵關系!”

    說著,張八級豎起了一個大拇指,讓康父不由得皺了皺眉,這不是擺明了威脅自己么?可是面對這些人,康父也是一點兒脾氣都沒有,他不是小孩兒了,知道社會的規則,人家勢大,就是擺明了欺負自己,自己能將人家怎么樣?

    “鄒總,張總,不知道兩位來這里,有什么事情么?是來喝茶,還是來切磋一下生意經?”康父雖然惱火,但也知道這些人自己惹不起,不卑不亢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草你媽的,什么兩位?我在這里,你沒看見么?還是你罵我不是人?”鄒天迪和張八級沒說話,一旁的鄒若光先炸廟了,一拍桌子,指著康父就罵了起來,將桌上的一套景德鎮瓷器都給震到了地上摔個稀巴爛。RO
上一章 返回目錄

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。

?

本站小說為轉載作品,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,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。

Copyright © 2012-2013 77小說網 版權所有

街机千炮捕鱼内购破解版 四肖八码精选资料首页 上海哈灵麻将有规律 正版官方真人欢乐捕鱼 血战麻将规则如何算倍 英超亚洲杯 体彩中彩开奖结果查询 平特一肖免费资料选料 天天贵阳麻将 波克捕鱼达人千炮旧版 急速赛车基本走势图 浙江6+1走势图带连线坐标 福利福彩十五选五开奖 北京pk赛车开奖记录 六合宝典 江西麻将游戏下载 大圣棋牌app官网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