終章 幾多輪回少一人,輪回幾多到凡塵

    蘇銘帶著霧氣,不去在意歲月的流逝,不去在意蒼茫輪回了多少次,還在尋找著記憶里的面孔,屬于他們的痕跡。

    直至他找到了二師兄,在那一朵霧氣形成的花中,他找到了其內已改變了生命層次的二師兄,那是一種類似幽魂的生命。

    在那霧氣形成的花朵外,蘇銘找到了虎子,他似乎從來沒有與二師兄分開過,二師兄成為了另一種生命的幽魂,而虎子則化作了這幽魂外,無盡的蒼茫之風。

    還有許慧,還有火傀老祖,還有一個又一個面孔的痕跡,在這不知多少歲月后,于這輪回的蒼茫漩渦一次次的轉動翻滾間,被蘇銘一一找到。

    直至他找到了白靈,找到了紫箬,找到了……阿公。

    最后,在蒼茫中,蘇銘找到了一顆樹,那樹不是厄蒼,而是一顆看起來很平凡的樹木,在那樹下,蘇銘找到了三荒。

    當他找到了所有人時,蘇銘回到了蒼茫的輪回中,最深處的其羅盤所在的地方,在那里,他重新選擇了盤膝打坐,最后的看了一眼這個世界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孤獨么。”蘇銘沉默,許久,緩緩地傳出了神念,沒有開口的話語,只有這神念的回蕩,在這蒼茫里久久不散。

    這神念,只有一個人可以聽到。

    “多少年了……你一個人的存在,孤獨么?”

    蘇銘的神念再次傳出,回蕩蒼茫時,在他前方,于那蒼茫的漩渦中,傳出了一聲冷哼,隨著冷哼出現的,是一艘仿佛撕裂了蒼茫,帶著無盡閃電游走憑空出現的古老舟船。

    在那舟船上,滅生老人盤膝而坐,此刻隨著古舟的出現,他的雙眼已緩緩睜開,凝望蘇銘時,蘇銘也抬起頭,看向滅生老人。

    “我們的道不同……這是老夫選擇的路,這條路,我可以獨活無盡歲月,以犧牲所有……來完成我的道!”滅生老人沉默片刻,沙啞的開口。

    “這條路,孤獨么?”蘇銘再次傳出神念。

    “多說無用,從你奪舍玄葬成功的那一刻,老夫已敗了一半,今時今日,無數歲月流逝后,你說出你的要求,老夫用盡所有,去完成就是。”滅生再次沉默,這一次過了許久,他的聲音帶著果斷,傳遍蒼茫。

    “幫我去尋找……禿毛鶴,它在一個或許存在的世界里,你去幫我找到它……將它帶回……無論它在那個世界里做了什么事情,無論它成為了什么樣的生命,都要將它帶回,帶它……回家。”蘇銘輕聲開口,抬起頭看向遠處的蒼茫,他的目中露出思念,露出惆悵與遺憾,他找到了所有人,可卻找不到禿毛鶴。

    因為禿毛你……不在這里。

    話語間,蘇銘右手抬起時,他的掌心內出現了一顆珠子,那是玄葬手串的第七顆珠子,那里面原本存在的鶴的虛影,如今早已消散。

    “你都無法找到,老夫如何去找,你為何不自己去找。”滅生老人皺起眉頭。

    “循著它的痕跡,你可以找到禿毛你”我已不能去自己尋找了。”蘇銘輕聲開口時,滅生那里沉默,他仔細的看了蘇銘一眼后,漸漸眼中露出了一抹復雜。

    “值得么?”他輕聲開口,在看向蘇銘時,他已經看到了蘇銘的身體,正在慢慢的僵化,他的生機正在慢慢的減少,他已經將一切的生機都融入到了體譶內的那個世界里,以自己的生機,來讓那個世界存在生命,以自己的生機,來讓那些被他找到的生命痕跡,從冥門內蘇醒。

    “這是我的道……我已不想……繼續孤獨。”蘇銘臉上露出微笑,他沒有回答滅生的話語,可這句話在傳出時,也已然算是回答。

    在說出這句話后,蘇銘松開了右手,其手心內的珠子化作一道長虹,沒有飛向滅生,而是想著遠處的虛無,如要破開這片蒼茫的界,沖向那不知距離這里多遠,或許存在的……禿毛鶴如今所在的世界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蘇銘身下的羅盤,更是在這一刻猛然間停止了旋轉,化作一道長虹直奔那珠子而去,漸漸縮小,直至追上了珠子后,與那珠子融合在了一起!

    “或許,在那個世界里,會有一個晨”此生執白子。”蘇銘輕聲開口,漸漸閉上了眼,在他雙眼閉合的瞬間,那與羅盤融合的珠子,成為了白色。

    滅生沉默,許久之后輕嘆一聲,大袖一甩,其身下的孤舟驀然飛起,向著那羅盤珠子破開的方向,沖出的世界,隨之而去,直至他們的身影消失在了蒼茫,去了那或許存在的世界,離開了……屬于蘇銘的蒼茫。

    “我會將它帶回,這是我欠你的賭法。”滅生,走了。

    蘇銘的雙眼,已經閉合,這將是他此生最后一次閉上眼,他的身體已徹底的僵硬,他身上的生機已經全部內斂,散發在外的,漸漸成為了濃郁的死氣。

    他的生機融入到了體譶內的世界里,融入到那一個個痕跡化作的生命烙印中,唯有這樣,才可以讓這些生命的烙印,在他的世界里睜開眼。

    這些生命的烙印,在融入蘇銘的生機時,于雨萱、滄蘭、許慧那里,蘇銘的心起了波瀾。

    “我以前無法帶給你們什么……唯有現在給你們……一個由我生命凝聚的孩子,來延續我們之間的故事……蘇銘的內心,回蕩他的呢喃,這聲音融入到了雨萱三人的生命印記里,并在那印記中,融入了蘇銘生機之外的,他的生命的凝聚。

    時間慢慢的流逝,蒼茫內的蘇銘,他的身下沒有羅盤,他就這樣盤膝坐在那蒼茫中的漩渦輪回內,漸漸下沉,漸漸被那漩渦掩蓋了身影,漸漸沉浸在了輪回里,外人……找不到了。

    一聲嘆息,在這蒼茫內回蕩,天邪子的身影,從模糊中凝聚,從虛無內走出,看著漩渦中消散的蘇銘,他的臉上露出悲傷。

    “罷了,師尊……陪著你。”輕聲喃喃里,天邪子向著蘇銘消失的漩渦,邁步走去,與蘇銘一起,消失了。

    隨著蘇銘的閉目,在蘇銘的體譶內,那已經盎然的世界,天空是藍色的,大地一片綠意,遠處有大海磅礴,山脈起伏間,有山名為九啊……

    隨之,天幕上出現了一扇門。

    那是一扇紫色的門,此門緩緩開啟時“整個世界在這一瞬,成為了紫色。

    這紫色的光芒持續了很久很久,當消散時,那門也如從未出現過一樣,消失無影。

    九峰上,虎子是第一個睜開眼的,他茫然的看著天空,使勁的晃了晃腦袋,右手抬起下意識的就向旁邊一摸,可卻沒有摸到酒壇。

    “他奶奶的,怎么感覺好像睡了一覺,睡的很久很久的樣子?”虎子詫異的撓了撓頭,看到了不遠處,此刻從閉目盤膝中睜開眼的二師兄。

    二師兄默默的望著遠處的大地,目中有些茫然,但很快他似乎想起了什么,猛地抬頭看著天空,看著看著,他的眼角已濕潤。

    腳步聲傳來,大師兄一步步走到了這里,他已有了頭顱,此刻強壯的身軀,卻是在走到了二師兄與虎子身邊后,仿佛脆弱的顫抖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小師弟呢……他的聲音有些沙啞,喃喃的話語,卻找不到回答的聲音……

    “小師弟呢……二師兄看著天空,他咬著唇,臉上露出苦澀。

    “別藏了,小師弟,虎子要著急了啊,你快出來。”虎子睜大了眼,連忙站起身子,向著四周大喊起來。

    回聲回蕩……

    “哈哈,虎子知道了,小師弟你一定是藏在了洞府里,嘿嘿,虎子保準能找到你。”虎子的聲音,似乎從很遠的地方傳來,回蕩在這第九峰上,久久不散時,在那山腳下,子車怔怔的看著身邊女子,那是子煙,那是他的姐姐。

    遠處……白常在茫然的望著四周,喃喃中,似乎想不起到底發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更遠處,一片平原上,長河蘇醒,睜開了眼,他感覺到自己的手似乎握住一個人,下意識的轉頭時,他整個人腦海轟鳴,怔怔時眼角流下了淚水,望著那些刻也醒來,他記憶里的妻子。

    烏山下,阿公默默的坐在那里,看著遠處的夕陽,他的身邊有北陵,有塵欣,除了蘇銘與雷辰,當年的烏山部的所有人,一個不少。

    只是,他們都在茫然中看著四周,對于這陌生中帶著熟悉的世界,仿佛不知身在何處。

    蘇軒衣,沉默的盤膝坐在一處湖水邊,看著湖面,喃喃著外人不懂的低語,神色時而復雜,時而低落,時而癲狂。

    遠處,風雪里,白靈一個人在走雪地上,漸漸遠去……

    唯有一聲聲帶著凄厲的猿啼,似乎在這風雪里回蕩,映出了那烏山上,一抹紅色的身影。

    海岸邊,方滄蘭望著海水的起伏,坐在沙灘上,默默的拿起一掌的沙土,輕輕握住時,那些細柔的沙土卻止不住的流下,似乎……握不住太多。

    一滴滴淚水從她的眼角流下,劃過臉頰,滴落在了沙土中,或許等下一次潮汐之時,這滴落的融入沙土的淚,會被海水帶走,成為大海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一幕幕眾生,一幕幕畫面,在這片世界內,齊齊出說……

    雨萱抱著雙膝,坐在一處山崖上,將頭埋在了膝蓋上,秀發蓋住了臉,可卻蓋不住間隙里露出的,她臉上的晶瑩,天空已是黃昏,那余光灑落在她的身上,將她的身影拉的很久……很長。

    許慧的長衫在風中飄舞,她站在一處山峰的頂端,那里是最接近天空的地方,站在那里,許慧凝望遠處,直至黃昏消散時,轉身離去的她,隨著長發的揮舞,有一滴淚離開了臉頰,不知飛向了何處。

    “你的路,若是下去,最終整個蒼穹“你的世界里只有你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你的路呢,走下去,最終整個蒼穹內,消失的只有你自己!”當年蘇銘與滅生之間的話語,似乎在這一刻,回蕩在了這個世界中,回蕩在了這世界里,每一個想起蘇銘之人的耳邊。
上一章 返回目錄

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。

?

本站小說為轉載作品,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,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。

Copyright © 2012-2013 77小說網 版權所有

街机千炮捕鱼内购破解版